<bdo id="sykhl"><bdo id="sykhl"><bdo id="sykhl"></bdo></bdo></bdo><noframes id="sykhl"><bdo id="sykhl"></bdo><rt id="sykhl"><rt id="sykhl"></rt></rt><noframes id="sykhl"><rt id="sykhl"></rt><bdo id="sykhl"></bdo><noframes id="sykhl"><rt id="sykhl"></rt><rt id="sykhl"><delect id="sykhl"><bdo id="sykhl"></bdo></delect></rt><delect id="sykhl"><delect id="sykhl"></delect></delect><noframes id="sykhl"><rt id="sykhl"></rt><noframes id="sykhl"><noframes id="sykhl"><noframes id="sykhl"> <rt id="sykhl"></rt><rt id="sykhl"></rt><delect id="sykhl"></delect><rt id="sykhl"></rt><rt id="sykhl"><rt id="sykhl"></rt></rt><noframes id="sykhl"><rt id="sykhl"></rt><noframes id="sykhl"><rt id="sykhl"></rt><noframes id="sykhl"><noframes id="sykhl"><rt id="sykhl"></rt><rt id="sykhl"></rt> <rt id="sykhl"><delect id="sykhl"><bdo id="sykhl"></bdo></delect></rt><noframes id="sykhl"><rt id="sykhl"></rt><rt id="sykhl"></rt><rt id="sykhl"></rt><rt id="sykhl"><delect id="sykhl"></delect></rt><rt id="sykhl"><delect id="sykhl"></delect></rt><noframes id="sykhl"><rt id="sykhl"></rt><noframes id="sykhl"><rt id="sykhl"></rt>
×
詩壇訊息
學會新聞
再談中華詩詞進入“中國現當代文學史”丨張清華、黃強、錢志熙、陳福民、周文彰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副會長、北京師范大學教授 張清華: 當代的詩詞創作入史,看起來應該不是問題,但為什么又會是一個問題呢?我認為主要有以下幾個原因。 首先是概念的問題?!靶挛膶W”是以白話文、或者現代漢語為主要載體的,當初發生時就是以反對舊的形式與舊的文言為條件的。但是經過了一百多年的改造,新文學已然是成熟和優勢之物,舊體的文學如今已經成為了“弱勢對象”,還要繼續排斥舊體詩詞,就顯得沒有必要,也不盡合理了。所謂“新文學”應該指的是新時代、新的社會條件下的文學,而不止是“形式和語言上新”的文學。 第二,“入史”的方式。入史看起來似乎是一個神圣的事情,但是誰來寫史,怎么寫和寫什么,如何處理舊體詩詞的這些對象,是很偶然的。如果有一天出現了一位如此寫史的人,那么問題似乎就解決了。但事實不是這么回事,關鍵是要有廣泛的認同,一個寫史的人可以“硬性地”將他愿意寫的東西寫進去,但真正得到認同,成為必要的譜系性知識的一部分,才算是完成了歷史使命。所以我認為,“入史”有“表與里”兩個方式,表面上入很容易,實在不行我們自己寫一個嘛,但是實際上能夠毫無爭議地入史,被廣泛認同地入史,才算是真正解決了問題。 第三,事情的本質,一方面是當代文學的知識譜系能夠實現包容,另一方面也是中華詩詞能夠融入到這一文學生態之中,沒有隔閡地進入這一文學場域之中,這是問題的關鍵,如何做到實質性的入史,舊體詩詞的傳播與接受,實現其社會影響,這是官方和政府要提倡的事情。比如,你承認中小學生寫作文時可以寫一篇舊體詩詞,那就不一樣了。舊體詩詞進入公共性的當代社會生活,是最重要和最根本的。 第四,從舊體詩內部看,也要努力實現對于現代漢語的適用、適應,而不再是使用“死去的語言”。舊的語言雖然典雅,但是其書面性和不及物也是問題。能夠使用舊形式來處理新經驗,應該是舊體詩詞的發展方向。唯有如此,中華詩詞才能夠在新文學的大家庭里找到自己不可或缺的位置。 人民教育出版社社長 黃強: 現當代文學史也是一個不斷調整史觀的過程。從早期的鐘志清在清華大學講新文學史的時候,當中的作家、作品,包括評價也都在調整,有相當一部分現代作家都有很深厚的詩詞功底,我有一年看郁達夫的一篇評論,就說他的古詩詞用了四個字來形容,叫直追唐人。就說他的詩詞造詣是很高的,可是你看我們的文學史,我讀過郁達夫的沉淪,讀過他的春風沉醉的晚上,可是我沒有讀過郁達夫的直追唐人的那些古詩詞創作,因為我們的大學里邊的課程設置,古代文學到清朝就結束了,就直接進入了現當代文學的學習。包括我們社長兼總編輯葉圣陶也寫過不少古詩詞。最近我們在出版他的葉圣陶日記里面也有不少的詩詞,這是第一個。第二個就是現當代文學史也多次有過討論,早期的現當代文學史里面都是以亞文學或者嚴肅文學居多,后面有一段時間討論過通俗文學要進入現當代文學史進入的不夠,后面把這一塊好像也加進去了。我的意思是現當代文學史也是一個不斷調整的過程。那么第三個就是剛才各位老師說的。入史是沒問題,但入哪個版本的現代文學史,現在文學史教材是很多的。不同的高校都有。我們有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的,有全國規劃教材的現代文學史,倒是真的可以跟他們討論。然后如入哪些詩家,入哪些詩詞,這些詩詞如何評價,我覺得是一個長期的過程,所以我剛才聽了陳福林老師說的,我非常贊同。至少有一些基礎性的鋪墊性的工作要去做,我在設想就是現代文學史是怎么樣一個經典化的過程。那首先是當年先編了幾大卷的新文學大系。魯迅也編了小說卷,新文學大系洋洋灑灑的好多卷,出來之后,然后把作品挑出來,然后不斷的有大學老師在里邊講,然后接著有一些現當代文學史的著作出來,以至于到現在就成了一個在近10年、近20年來的顯學。 另外這兒有個當代詩詞史,我想是不是也應該有近代詩詞史?有現代詩詞史?把這些基礎性的鋪墊性的工作做好了之后,入不入現當代文學史,它是一個現代性問題,還不只是一個時間問題,我個人覺得都會引起文學界或者學界的重視。那么我們也愿意就這樣的話題,這樣的工作,人民教育出版社也盡一點綿薄之力。 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中華詩詞學會副會長 錢志熙: 現當代詩詞入史這個問題我其實一直也在關注。多年前我就寫過一篇論文,《論詩詞創作傳統在當代的延續——對新時期詩詞創作復蘇現象的觀察與思考》,發表在首都師大編的《文學前沿》2000年第2期上。在那篇文章里,我把現代的詩詞部分,分為學者群體、舊民主革命家群體,新民主革命家群體,還有新作家群體。對當代詩詞從蕭條、沉潛到八十年中后期開始復蘇的情況也有所分析,其中也介紹了像《海岳風華集》這樣的當時有一些影響的群體。后來還寫過有關夏承燾、錢鐘書、胡先骕,和我導師陳貽焮先生的詩詞的多篇論文。這些與詩詞入史都有些關系?,F當代詩詞當然要入史,這些年,現當詩詞的研究論文乃至著作,也陸續出現,現代即五四后到四九年的部分,也出現了一些近于史的著作。 一種文學現象入史,史家接受是一個方面,事實又是一個方面。就事實上,有幾個詩詞家其實以可以說已經進入文學史的,魯迅、毛澤東詩詞的當代影響大家都是熟知的,其他詩人如聶紺弩、沈祖棻、夏承燾等,其實在學術界、詩詞界,甚至更廣泛社會群體中,都已發生影響。其實他們已經在當代文學史中,史家寫不寫他們是另外一回事。當今的一些詩詞作者的作品,也在程度不同地傳播著。 整體性的“當代文學史”著作(也包括現代文學著作)沒把詩詞寫進來,還有時段、文體、框架不好處理的問題?,F代當文學是以五四發生的新文學為敘述對象的,最初叫“新文學史”。叫“新文學史”,自然還有一個“舊文學史”。錢基博的《中國現代文學史》,就是將新舊文學放在一起來敘述的。這個框架,后來沒有人去繼續。后來的文學史,就不用“新文學史”這樣的名字,直接用“現代文學史”“當代文學史”這樣的時段性的題目(當然,可能現代文學專家認為“現代”不僅是一個時段的名稱,還有“現代性”這樣的意義在里面)。這樣子,現當代的舊文體創作,尤其是成果頗豐的詩詞創作,就被無形地遺落了。我認為從史的建構前后方面來說,這是詩詞等舊文體被遺落的一個關鍵所在。 我覺得現當代詩詞怎樣入史已經是一個必須要做的工作。剛才有專家談到要先選出一些文本,這是對的。這些文本怎么出來?框架怎么建構起來?哪怕寫的比較粗糙,但是總得有一個能夠比較全面反映五四以來的詩詞創作的全面的情況文學史與教材,要有一定的周延性。 總之,我的一個基本的觀點就是文學史有一部分是作家建構的?,F在講唐詩離不開唐代詩人自己的評價,離不開宋元明清對唐詩的接受史?;谶@一觀點,我有一個想法,認為清代的詩歌史還沒有真正被建構出來的。為什么呢?因為新詩進來了,詩詞自身的傳統斷裂了。如果當代詩詞繼續的發展的話,那么古代的詩歌史的一個結構也會完整起來。所以這個工作的意義是多方面的。 另外,我也同意說我們獨立寫一本現當代詩詞史,但是理想的還是應該跟整個現當代文學放在一起敘述。甚至在現當代詩詞加進來以后,也許現當代文學史的一些結構,一些觀念也可以做一些調整。因為我們寫到宋代沒有把詞和詩分開來寫。寫到唐代,我們沒把古體詩、近體詩分開來寫。當然情況不一樣,他們那是從自己傳統里面過來的,我們這個是有外面的一個強大的新詩過來。但是中國文學也一直接受外界影響,中國的思想也一直接受外界的影響。 至于著作現當代詩詞史的作者,我覺得有三部分人,一部分是當代詩詞作者里面有理論修養的,一部分是現當代文學史的研究者,還有一部分古代詩詞的研究專家。三部分融合在一起的話,我覺得還是能夠完成的,當然他們之間會有不同觀點,甚至有沖突??傊?,入史不要成為一個一再拖下去的事情,但是也不要成為特別的焦慮的事情,我覺得即使是作為一種文學現象,當代詩詞既然出來了,史家肯定要來敘述它的。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副會長 陳福民: 我覺得詩詞入史這樣的問題可以分兩個層面來談。首先一個,是“詩詞寫作”應不應該入史。在這個層面大家都有共識,雖然也不是絕對統一,但是有一個基本共識,認為它有一個龐大的寫作群體。從民國以來雖然這個傳統已經斷裂了,但是它作為一種文學實踐從來沒中斷過。從體量看也好,從參與人群看也好,它是我們中國文化創造實踐一個不能回避不能否認的現實。所以說當代詩詞應不應該入史,我的基本判斷是應該入史。這在學術層面應該沒有什么疑問。 但這只是問題的第一個層面,那么第二個層面應該考慮的,就是它通過何種方式與途徑進入文學史寫作,質言之,如何去落實。這是非常具體的問題,講到“入史”大家都說應該,由誰,并且怎么處理?這就面臨一個操作的問題,。這些問題如果不去面對不去討論,那么無論我們在學理層面把“詩詞入史”論證得多么圓滿,它仍然是一句空話。 我們應該知道,文學史寫作基本是一種個人性的學術創造或學術活動,比如劉大杰先生寫《中國文學發展史》,洪子誠先生寫《中國當代文學史》,都是個人獨立完成的工作?,F在越來越傾向于個人寫史,而個人寫史能否接納“中華詩詞”這部分內容,在根本上取決于文學史寫作者對“詩詞入史”這個問題有明確的認同,這個是寫作者的自由權利。從目前的總體情況看,大部分文學史沒有收入“中華詩詞”這個板塊,只有張炯先生主編的《中華文學通史》里邊收入了中華詩詞這一部分,我們文學所當代文學研究室在上個世紀80年代集體編寫的《新時期文學六年》,收入了《天安門詩抄》。但這相對來說都是個別現象。 我覺得這首先是一個認識上的問題,文學史寫作者在理念上要意識到這一板塊是當代文學一個有機組成部分。當下的中華詩詞寫作面對著一個跟古典文學、傳統文化或者跟農耕時代以來所形成的文明傳統斷裂之后如何對接的狀態,在這樣斷裂的狀況下,文化語境、詞匯、意向以及一個詞匯所含載的作者主觀情志都發生了變化。我們說寫七律或者寫五絕,雖然形式都一樣,但是你的詞匯、韻詩在當下的情況下能否達到你所期待的那種理想狀況,這都有賴于我們填平或者跨越唐曉渡老師所談的鴻溝問題。但不管怎么說,今天把過去的古典的一切都看作垃圾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我們有了一個可以填平或者跨越鴻溝的一個時代條件。 現在中華詩詞學會有3萬會員,事實上從事這個寫作的可能還遠遠不止3萬人。我們應該看到,這些寫作者們創作的詩詞其實面臨著一個“技術升級”的局面。就是說邏輯上他們的寫作質量應該讓文學史家認可。當然這又帶來另一個問題是文學史家認可你的那些史家的標準真的那么對嗎?但是不管怎么說,文學史,的要求比較高,盡管我們可以從單一門類出發寫一部“中國當代詩詞史”,但這個相對來說門檻比較低,因為門類史可以不必兼顧文學史的各門類各題材的綜合性高要求,但是如果要讓總括性的文學史認同的話,就不能因為說你有很多人寫我就必須收入,我得要求你寫這個跟我做的那些門類那些小說,那些戲劇等等達到相應的同等水準,我這個文學史才可以成立。這是一個學術上的尺度,而不是某種個人意愿能解決的問題。 在操作步驟上來說,我是比較認同前面幾位老師談的,就是說首先我們取得了共識,我們認為應該如史。然后下面就是需要編幾本精選集本,應該編選出能夠代表我們這幾十年當代中華詩詞寫作最高成就的有說服力的幾個選本。因為我沒有關注過,并不代表以前沒有過這樣的選本。我覺得是要落實也好或者要往前走也好,這是第一步。第二步,在尋求中華詩詞入史的同時可以先行一步,可以自己先編一本,比如說40年或者80年中華詩詞史,或者不管是什么年限,總歸可以由各位老師們去考量,自己先編這么一本書。我覺得可以參照古代文學史或者其他文學史的體例,去認真編一部《當代中華詩詞史》。有了一本當代詩詞史,有了幾個精妙的選本,這些基礎性工作做好,我相信入史工作會往前走,未來文學史家會認同這個事情。 最后還可以考慮與宣傳、教育部門共同溝通研究,討論一下文學史教材編寫上“詩詞入史”的可能性。假如有關部門認可這個意向,出臺一些指導性意見,我相信所有的文學史寫作者都會更加注意這個問題。這對事情的推動有事半功倍之幸。 中華詩詞學會會長、原國家行政學院副院長 周文彰: 在各種版本的當代文學史當中詩詞沒有詩詞的位置,這是事實,我特地買了幾本翻了翻,小說、散文、報告文學、新詩等都有,就是沒有詩詞。詩詞入史是馬凱同志的一個心愿,他多次講過這個問題。我接任會長工作以后,我們班子進行了多次討論,準備從幾個方面落實。一是請當代文學史的研究者們座談,聽聽大家的意見,動員大家能夠重構當代文學史。二是想找國家社科辦把對當代詩歌的研究列為社科規劃項目進行研究。三是請出版社把關,沒有當代詩詞是不完整的、不全面的。今天,我們中華詩詞學會聯合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詩刊社共同召開這個會議,開得很成功! 按理講,詩詞入史不應該成為一個問題,因為第一,中華詩詞在當代文學當中是一個客觀的文學存在。中華詩詞作為國粹,經過五四新文化運動,經過文化大革命,不但沒有萎縮,反而已經成為當代文學的重要組成部分。請大家注意這個事實,它是個客觀事實。第二,形成了一支龐大的詩詞陣容,無論是組織、作者、刊物、作品數量和質量,都是相當可觀的。第三,詩詞在當代社會生活中發揮著重要的文學價值,傳承文言文,豐富人們的生活,鼓舞人們的斗志,陶冶人們的情操,其他文學樣式能夠起到的作用它都能起到,甚至它還起到其他文學樣式起不到的作用。它以精煉優雅的語言,發揮著表達功能、反映功能、服務功能,都是十分獨特的?!豆饷魅請蟆钒l了一篇文章,叫《詩詞的功能與詩人的社會責任》,談得比較詳細。 由于這三個原因,一部當代文學史沒有詩詞的篇章就是不完整的文學史。這是第一點。第二,沒有當代詩詞的文學史,就是一個不公平的文學史,同樣是文學,為什么其他體裁的文學有呢,就是沒有詩詞?。第三,沒有當代詩詞的文學史,就是我們沒有盡到責任的文學史。 既然詩詞是傳統的又是當代的,可是為什么沒有寫進當代文學史呢?大家對原因進行了分析。第一個原因是觀念鴻溝,我們現在就是要跨越觀念鴻溝,我們既享受了新文化運動帶來的紅利,同時也在飽嘗著它所產生的后果?,F在要把兩者好好地平衡,消除文學上的斷裂,彌合重建。第二,要拓展文學史的格局。文學史是一部不斷變化的文字史,它既是一部現實的歷史,也是一部不斷變化的文字的歷史,取決于我們的視野,取決于我們的標準、觀念,取決于我們的價值觀,取決于我們的功底。所以現在當代文學史已經到了需要拓展它格局的時候。第三,培養開放性的胸懷。這個是由于傳統文化與新文化之間的爭論而形成的一些心理隔閡,是胸懷問題。實際上我們文學史的作者是不應該因為文化上的爭論、斗爭,而影響我們關于文學史的寫作,我們應當客觀反映當代文學史。雖然我們寫東西不能擺脫主觀,我的博士論文研究的就是主體認識圖式,我們要求是客觀地看問題,但是主體注定無法擺脫自己的認識圖式,它已經形成了一個既定的研究框架。盡管我們擺脫不了,但是我們寫史的原則卻是客觀性原則,因此要努力擺脫主觀的束服,達到客觀的反映,所以要有開放性的胸懷。剛才有的老師談的非常好,我們應該是第三方,既不在爭論的這一方,也不在爭論的那一方,而是超越兩者之上,否則我們不能說是一個合格的文學史專家。這些都是大家的觀點,我這里只是加以集中歸納。 關于入史的起步工作,白燁會長一開始就提出來了。首先我們希望文學史家們在你們的著作當中把詩詞單列一章。第二,大家也可以為詩詞單獨寫史,中華詩詞雜志社編寫的《當代詩詞史》已經出版,可以在這個基礎上繼續前進,請當代文學史家們加盟,進行修訂。第三,我們好好選編具有代表性的當代詩詞,為當代文學史家們提供素材。 今天這個會議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會議,主要是請當代文學史界的專家們來,聽聽你們的意見,這一聽我們心里踏實了。所以這個會在當代中華詩詞發展史上,甚至我認為在當代中國文學史上也是一個重要會議。因為我們討論了一個過去沒有認真討論的問題,達成了過去我們以為會有重大分歧的問題。 以上是我對這次會議的總結。年終到了,大家在百忙之中能夠參加我們的會議,充分表現出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的感召力、吸引力,充分地表現出了中國當代文學史家們對這項工作的重視和支持!最后對你們表示衷心的感謝!
賽事縱橫
賽事縱橫
  • 征稿
    “詩頌新時代,迎接二十大” 全國詩詞征稿啟事
  • 征稿
    首屆“桃花源杯”全國詩詞大賽 征稿啟事
  • 征稿
    “韓建杯”第二屆“賈島故里?詩韻房山”全球華人詩詞大賽征稿啟事
  • 《詩頌北京冬奧會》詩詞作品全國征稿啟事
  • 陜西省文聯關于征集抗疫主題文藝作品的通知
  • 江西吉安市廬陵詩詞學會“吉州窯”新春楹聯全國大賽征稿啟事
  • 陜西省詩詞學會抗疫詩詞征稿啟事
  • “美景杯”中華詩詞大獎賽評選?結果公示
  • 征稿
    “綠色寧夏 美麗山川”全國詩詞大賽 征稿啟事
  • 首屆中國殘疾人詩詞征集活動啟事
詩教在線
基礎常識
  • 何為古體詩
    2021-07-13
  • 何為近體詩
    2021-07-13
  • 何為古絕,何為律絕
    2021-07-13
  • 五言和七言
    2021-07-13
  • 何為律詩
    2021-07-13
  • 何為詞
    2021-07-13
  • 何為四聲 平仄
    2021-07-15
  • 絕句的格式
    2021-07-15
詩鄉詩教
詩鄉詩教
中華通韻
中華通韻
一啊
a ia ua
二喔
o uo
三鵝
e ie üe
四衣
i (-i)
五烏
u
六迂
ü
七哀
ai uai
八欸
ei ui
九熬
ao iao
十歐
ou iu
十一安
an ian uan üan
十二恩
en in un ün
十三昂
ang iang uang
十四英
eng ing
十五雍
ong iong
附:兒
er
要寫好詩,得用好韻字。本工具為每一韻字,提供海量的正序和倒序兩種參考詞匯、古人如何用這個韻字進行創作的例句,及以本字為詞末的用典參考。同時還為每一韻部,提供了歷代詩例。
貼心服務
    貼心服務
    更多
  • 天氣查詢
  • 體積容積換算
  • 功率熱量單位換算
  • 溫度換算
  • 重量單位查詢
  • 二十四節氣查詢
  • 三角函數公式
  • 拼音字典
  • 歷史朝代查詢
  • 親屬關系查詢
  • 成語查詢
  • 元素周期表
網站互聯
網站互聯
在線人數:207今日訪客數: 9562今日頁面瀏覽量: 82724總頁面瀏覽量: 15278981

辦公室:66110906組織聯絡部1:66110720組織聯絡部2:66519540理論評論部:64029139詩教培訓部:66156739網絡信息部:66079545賬務室:66081124

學會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東四八條52號三樓中華詩詞學會 郵編:100007 京ICP備19044437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4337號

《中華詩詞》雜志社:辦公室、發行部:64068289編輯部:64068468

雜志社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東四八條52號二樓《中華詩詞》雜志社;郵編:100007投稿電子郵箱:zhscbjb@163.com

技術支持: 江蘇書妙翰緣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詩詞云

五月天影院,国产毛片高清一级国语,免费v片最近在线播放,亚洲永久无码69堂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